英国医疗服务体系入不敷出

发布时间:2019-05-23   来源:Hc3i数字医疗网    
字号:

■从今年4月1日起,英国英格兰地区医院的处方费从每个处方8.8英镑上涨到了9英镑,这已经是处方费连续3年上涨,不断上涨的医疗开支引起英国民众抱怨。

■2016—2017年度,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预算占据公共服务整体预算的30.1%,然而该体系的接诊能力却在不断下滑。

英国是较早实施全民免费医疗的西方国家之一。1948年,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正式建立,其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家税收。70多年来,该体系被许多英国人视为国家骄傲,有人甚至称其为“王冠上的宝石”,然而近年来这一体系严重入不敷出,正让这颗“宝石”黯然失色。

英国广播公司——“无论为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投入多少钱,永远是入不敷出”

从今年4月1日起,英国英格兰地区医院的处方费从每个处方8.8英镑(1英镑约合8.9元人民币)上涨到了9英镑,这已经是处方费连续3年每年上涨20便士,不断上涨的医疗开支引起英国民众抱怨。一些民间团体直呼,英国的贫困家庭和慢性病患者已吃不起药。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自成立以来,为英国国民的健康福祉做出了贡献。然而,该体系预算一直是困扰英国政府的难题,日渐低下的效率也饱受民众诟病。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英国政府开始实施紧缩政策,加之人口老龄化逐步加剧以及国民对医护需求不断提升,“给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花多少钱”成为政府每年面临的重大预算难题。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正式启动时每年的预算为4.37亿英镑,约相当于如今的150亿英镑。2017—2018年度,该体系的预算超过了1400亿英镑。去年5月,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发表了一篇名为《10张图表说明国家医疗服务体系遇到了麻烦》的文章,其中引用的数据显示,2016—2017年度,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预算占据公共服务整体预算的30.1%,然而该体系的接诊能力却在不断下滑。2014年,95%左右的患者能够在4小时内得到诊治,而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下降到约90%,在冬季患病高发期的12月、1月则降到85%。英国广播公司称,“无论为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投入多少钱,永远是入不敷出,该体系正摇摇欲坠”。

每年冬天是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压力最大的时段,在英国生活的人都深有体会。这个时候,病人在家等不来救护车,许多人被急救电话接线员指示“自己打车到医院”;救护车则排着长队等在医院门口,因为没有足够的医护人员将患者接下车进行处理。即便是非高峰时间,本着“急病优先”的原则,虽然可以最大程度保证急重病患者的救治,却也让“非急病”患者等到心焦。记者认识的一位媒体同行不小心在家里摔倒,导致腿骨骨折,一时间动弹不得,却因病情的“非致命性”而被一拖再拖,坐在地板上苦等救护车4个钟头,最终还是打电话叫来朋友才被送往医院进行手术。一个英国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因为手部受伤去急诊看病,等轮到他的时候,伤口上的血已经凝固了。

英国媒体表示,“免费医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公平优先”的“副作用”是效率低下。为了弥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巨大预算缺口,英国政府不得不想办法“开源节流”。从2015年起,任何申请超过6个月英国签证的人,均需缴纳一笔医疗附加费,每人每年200英镑,2018年又翻倍至每人每年400英镑。另一方面,英国医护人员却面临加班不加薪的尴尬境地。几乎每年,英国医疗系统的工作人员都会举行罢工,要求提高待遇。

英国皇家药学会官员——“病人吃不起药,让病情加重,最终住院进行更昂贵的治疗”

英国一些医院为了节省费用,还将一些清洁、餐饮等服务外包给私人公司。在《独立报》2017年7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一个名叫玛格丽特的医院工作人员用第一人称描述了在外包公司“希尔科”的管理下,员工的工作压力骤然增加,“常常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活儿”,还要“受到经理和主管的严格检查,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巨大的工作任务”。而当人们要求将时薪提高30便士以应对不断上涨的交通费和通货膨胀时,却被公司一口回绝。“和许多医疗体系内的员工一样,我们多年来的薪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玛格丽特写道。

除了向申请短期签证的外国人收取费用、尽量削减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相关工作人员工资支出外,为了弥补该体系日益扩大的财务“窟窿”,英国政府开始向开处方药的病人收取处方费,让不少经济状况不好、但又无法享受社会补助的慢性病患者苦不堪言,他们不得不在“救命药”和“生活费”中做出抉择。

打开民间组织“处方药收费联盟”网站首页,一段加大的文字赫然出现在眼前:“去年我差点由于严重的哮喘发作而死亡,我非常担心哮喘会再度发作,而我现在付不起处方预付款(需长期开具处方药的患者可每年交一笔处方预付款,一年内开处方药将不再付费)。”

英国著名专业杂志《药学杂志》今年2月刊登文章称,有调查显示,多达3/4的哮喘病患者为处方费而犯难,其中约一半的患者被迫减药,以节省处方费,而有35%的患者需要节约其他生活支出,以保障药物费用。尽管英国皇家药学会及一些民间团体不断呼吁英格兰地区取消处方费,但今年4月开始,处方费仍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定期”上涨。

英国皇家药学会英格兰理事会主席桑德拉·吉得利表示:“每天都会有病人问药剂师,哪些药物他们可以‘不吃’,因为他们无法负担所有的处方费。”她警告称,“处方费涨价的后果反而更给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增加了负担。病人吃不起药,让病情加重,最终住院进行更昂贵的治疗。”

转载请注明出处:易生健康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