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仅两年 这家公司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等多宗罪被起诉

发布时间:2019-05-29   来源:新浪医药    

仅仅上市两年,重庆市垫江县这个小城里炙手可热的“明星”天圣制药(现:*ST天圣),在连环危局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5月27日晚,*ST天圣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公司实控人刘群涉嫌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虚假诉讼罪,公司原总经理李洪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件由重庆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新浪医药(sinayiyao)注意到,除高管接连被查、生产销售假药以外,天圣制药在登陆A股市场第二年便出现营收、净利双降,更值一提的是,2018年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因此戴上了*ST帽子。上市两年就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天圣制药是一个特例。

如今,天圣制药已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垫江本地人口中“可出名”的它能否渡过难关?

涉嫌行贿、生产销售假药……*ST天圣及实控人被起诉

自去年3月底至今,天圣制药高管接二连三出事,在协助调查将近一年之后,这场人们口中的“出事”相关细节得以披露。根据昨晚*ST天圣的公告,具体情况如下:

1.被告人刘群及被告单位天圣制药涉嫌单位行贿罪及对单位行贿罪

2003年至2018年初,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的被告人刘群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天圣制药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74.8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人民币970万元。

200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刘群为使被告单位天圣制药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共计人民币405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人民币260万元。

2.被告人刘群、李洪及被告单位天圣制药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

2016年12月中旬,重庆国中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中医药”,系天圣制药全资孙公司)因消防设施未达标而拆除位于重庆市万州区的生产车间并停止生产中药饮片,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被告人刘群召集天圣制药集团重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圣重庆”,系天圣制药的全资子公司)、国中医药相关负责人员开会,决定将国中医药的设备、原材料、包装等运往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天圣重庆,由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厂名、厂址等标识生产、销售中药饮片。

时任天圣制药总经理的被告人李洪在得知前述决定后,安排天圣重庆相关负责人员予以执行。2016年12月下旬至2018年4月期间,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的名义生产中药饮片,但未按规定制作生产记录,成品未经质量检验,未按规定使用生产批号、产品合格证等,并以国中医药名义对外销售。经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 的中药饮片按假药论处。经司法会计鉴定,2016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中药饮片价值合计人民币445.8万元,销售中药饮片金额合计人民币 396.97万元。

3.被告人刘群和李洪涉嫌职务侵占罪及挪用资金罪

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被告人刘群利用担任天圣制药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采用虚增款项及费用等方式将天圣制药资金共计人民币9182.49万元非法占为己有。被告人李洪利用担任天圣制药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帮助刘群非法占有天圣制药资金人民币435万元。

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期间,被告人刘群利用担任天圣制药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通过缴纳保证金、虚增款项、支付预付款和往来款等方式挪用天圣制药资金人民币3325万元借贷给他人,超过三个月未还。被告人李洪利用担任天圣制药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伙同被告人刘群挪用天圣制药资金人民币260万元归个人使用或借贷给他人,超过三个月未还。

4.被告人刘群涉嫌虚假诉讼罪

2016年底至2017年初,被告人刘群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人民币200万元,为掩饰行贿罪行,捏造行贿款系借款的事实和证据提起民 事诉讼并获得胜诉判决,判决均未申请执行。

对于这样的结果,在长达一年沸沸扬扬的舆论风波之后,人们或许并不意外,早在天圣制药多位高管被要求协助调查时,外界就有传闻指出天圣制药的相关高管或卷入重庆多家医院院长被查有直接关联。

事实上,在“出事”事件发酵几个月之后,中纪委网站公示的一则案例,就曝光了刘群被“协助调查”的细节。

10月1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一则题为《干亲圈、微信圈、老乡圈、品酒圈…热衷搞“小圈子”,总有一天会出事》的文章,对通过各种圈子进行寻租的行为进行了披露,其中第一个案例便与天圣制药及其董事长刘群有关。

公司高管接连变动,业务急剧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天圣制药成立于2001年,于2017年5月19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主要从事医药制造与医药流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品种20多个,常用品种300多个,国家医保药物152个,国家基药77个。

本是资本市场“弄潮儿”的天圣制药,却在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不断更换管理团队。

2018年4月,天圣制药董事长因个人原因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9月2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重庆市公安局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除了董事长刘群“出事”之外,公司总经理李洪亦被相关部门留置,之后,公司的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如今,上述高管都已辞职。据新浪医药统计,从2017年5月17日上市至今,除了董事长、总经理外,还有公司董事会秘书杜春辉、董事张学军、监事袁征、副总经理孙进、职工代表监事牟伦胜等多位高管离职。

数据来源:新浪医药据公开资料整理

天圣制药多名高管的缺位对企业的日常运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04月26日,天圣制药发布2018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71亿元,同比下降3.98%;净利润1.11亿元,同比下降55.22%。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4.7亿,同比下降23.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43.1万,同比下降84.2%。

天圣制药历年营收及净利润变化

来源:东方财富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新浪医药,天圣制药及公司实控人、高管涉嫌多项罪名坐实,肯定会对企业业绩产生很大影响,实际上,接受调查这段时间里,各地区医院尤其是西南地区的医院都在避免采用天圣制药相关的产品。

此前,据媒体报道,天圣制药的客户重庆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三家医院主要负责人涉嫌违规被查。而据天圣制药2017年3月6日发布的招股书显示,上述三家医院分别位列天圣制药2014-2016年度第二、第三、第四大医药流通客户,占天圣制药2016年医药流通总销售额比例分别为11.17%、9.42%、7.12%。

同时,公司公告显示,2014-2017年西南地区的营收分别为14.73亿元、15.94亿元、17.89亿元、19.07亿元,占比分别达88.52%、86.49%、85.73%、84.34%。可以看出,天圣制药区域特色明显。

上市两年即戴帽,股价暴跌

天圣制药多位高管被调查“出事”事件披露以来,其股价跌势让不少散户猛捶胸口。

据了解,天圣制药2017年5月IPO时发行价格为22.37元/股,开盘价26.84元,首日暴涨44%收于32.21元,此后又连续4天涨停,最高时股价达35.02元。

去年4月2日,天圣制药在公告时任董事长刘群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时,同时公告以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停牌近3个月。被认为是“因为近三个月的停牌,天圣制药股价避过了有可能大跌的‘坑’”。但随着股票的复牌,公司股价仍没有避免一路下跌的命运。

负面影响“砸伤”的不止是股价,还有公司的命运。

2018年,天圣制药财报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审计报告显示,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原因,主要系公司原董事长刘群于2018年9月23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原总经理李洪于5月5日被有关部门留置,原副总经理李忠于5月10日因涉嫌犯罪被刑拘,原副总经理王永红于5月31日因涉嫌犯罪被刑留。

上述原因导致会计师无法确定上述职务侵占的对象、发生时间、侵占方式、侵占数额。会计师认为公司上述原管理层存在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的可能,总之对2018年财报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因此,才上市两年,公司就被戴上帽子实施退市警示。

截至5月28日,*st天圣的市值不足20亿元,收盘价5.93元/股,较上市以来最高点35.02元已跌去超80%。

自救路在何方?

自公司高管相继变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等一系列事件后,期间天圣制药也在试图通过调整进行突围。

2018年,在披露董事长刘群被留置消息的同一天,天圣制药还公布了《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公告》,称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收购四川省玉鑫药业有限公司股权,股票自4月3日开市起停牌。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四川玉鑫药业注册资本1778万元,成立于2002年,经营范围包括:原料药(盐酸小檗碱、黄芩苷、齐墩果酸、穿心莲内酯、葛根素、 芦丁、罗通定)(含中药材前处理和提取)原料药(维生素 D3、穿琥宁、维生 素 D2、茴三硫、猪去氧胆酸)、提取物(连翘提取物)生产、销售;中药材的种植等。

对于此次重组收购运作的原因,外人不得而知,而在公告中也并无表述。不过令人诧异的是,2018年7月2日,筹划近三个月的重组事项宣告“流产”,原因同样不得而知。

2018年6月26日,身处风口浪尖的天圣制药在重庆市召开上市后首次年度股东大会,时任代理董事长刘维在回答对于中小股东提问时表示,自高管相继无法履职的事情发生后,公司在管理方面作了9大部署。包括在事发后的第一时间即成立了11个应急小组,由自己代理公司董事长职位,每个应急小组每天进行实时会议汇报;同时针对公司生产经营、市场拓展、资金保障、员工稳定等方面进行预判,形成了应急预案;并积极与重庆市政府、监管部门建立了沟通机制,获得了一定支持。

此外,刘维还表示“未来我们会继续加大研发投入。”也多次呼吁股东要有对公司的信心。

但时过境迁,一年后,天圣制药遭遇的境况越来越严峻,面对涉嫌行贿、生产销售假药等多宗罪,*ST天圣表示,如公司被判定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将被处以罚金,公司不排除上述事项会对公司产品销售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据媒体报道,2019年5月21日,在重庆召开的*ST天圣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公司董事长刘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此前公司主要市场在川渝地区,下一步将拓展全国市场,做强医药工业板块,增强盈利能力。

此外,5月27日,在被起诉后,*ST天圣相关人士也向媒体表示,公司一直在正常生产经营,重庆各级政府也非常支持公司发展,现在公司的新管理班子还是希望踏踏实实把公司经营做好。

数据显示,今日*ST天圣触及涨停,报5.93元,令人意外。

2019年,坠落的天圣制药,能否力挽危局?又能否让股民笑着离场?

转载请注明出处:易生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