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性瘾患者的孤独与挣扎

发布时间:2019-09-07   来源:春雨医生    

一只鲨鱼,只有不停地游,才能活下去。而我,就像一只求生的鲨鱼,流连于各个男人、派对,怀了无数次孕,堕了无数次胎。——性瘾患者的自白

0.gif

 

我清楚地记得一个晚上,我和一个闺蜜一起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她忽然躁动不安,说:“我不行了!”

然后她开始约社交软件上还在线的男士,二十分钟以后,她带上安全用品出了门,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回来。

我当时不能理解这种欲望,甚至觉得有点羞耻,更严重一点……肮脏

但直到看了拉斯·冯·提尔的《女性瘾者》,才知道有一种性障碍,叫性瘾者。

据说,《女性瘾者》开拍前,导演做了大量针对女人情欲的采访。

非常有趣的是,所有人都跟导演说:“危险和禁忌是性爱中最关键的东西。”

于是,《诊疗椅上的谎言》中的性瘾者,总是选择一些高危险的性行为,甚至会开着车在高速路上,边开车,边自慰。

而电影中的乔伊,则在各种陌生的、不可控的、危险的性行为上不能自已,她常说的一句话是:“快来填满我。”

这句话也是我最初理解的《女性瘾者》若干主题中的一个:孤独而深刻的承诺

或者用导演自己的话说,就是“灾难中是有欢愉感的。将一切摧残毁灭是个诱人的行为”

 

山本文绪有一本小说,名叫《31岁又怎样》。

里面有篇“禁欲”的文章,说的是一名女人,从16岁第一次有性经验,到31岁,她的生活重点,只有两个字:性爱。

她并不美,但具有一种浓浓的性魅力。有时候,她即使剪短发,穿着粗布工作服,也会招来男人充满欲望的目光。

她无法控制自己,于是,在她15年的生命里,她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性爱,和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相貌、不同性格的性伴侣。

这些男人,除了一勾手指,就会轻易上床的男人,也有一些正人君子,原本没有兴趣,但因为“不好意思拒绝”,也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对她来说,与男人做爱就像有瘾,谈个恋爱倒成了顺带。

她坦言:与其说是对性饥渴,不如说是自己对异性有皮肤接触饥渴。15年挥霍无度的欲望让她“吃”得太撑,才反应过来,自己过得多么孤独寂寞。

因为,这种性疾病已经严重干扰了她的生活。

她没有办法爱,也没有办法正常地性。

一只鲨鱼,只有不停地游,才能活下去。而她,就像一只求生的鲨鱼,流连于各个男人、派对,怀了无数次孕,堕了无数次胎。

未标题-4.jpg

艾莉森也是如此。

但和以上女性不同,她一直都承认自己是性瘾患者。

她记不清,这种“不正常”的症状从什么时候开始。

只记得,进入青春期以后,身体开始发育,当发现有老男人注意她时,她感到受宠若惊。

据艾莉森说,那时候她母亲正在经历自身的“性觉醒”。于是,艾莉森开始模仿母亲,比如打扮得性感撩人,举手投足都在挑逗人心。

然后,“初中那会儿,我就男朋友不断,在甩掉这个之前就会物色好下一个。上了高中,我就开始劈腿,而且后来一直在重复那个模式,直到我痊愈……”

禁欲四年后,她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并与一位同事发展了一段不正当的恋情。

她回忆说:“我觉得自己爱上了那个人,于是我开始疏远我的丈夫,然而,我的治疗师却告诉我,我讲给她听的有关男女关系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专业领域。”

看起来,艾莉森好似不在乎爱,不懂得爱,不会爱,但其实她内心依然有对爱的渴望。

她想拯救自己的婚姻,也想过上正常的生活。

当艾莉森看了夏洛特?卡塞尔的书《女人、性与瘾症:寻找爱与力量》 后,她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于是,她加入了一个12步法性瘾治疗小组。

一个组员把她引荐给了琳达?哈德森,就这样,艾莉森开始了自己的治疗。 治疗强度最大的时候,艾莉森一周要进行一到两次单人心理辅导,一次集体心理辅导,参加三到五次小组会议,每天要与她的赞助人和同伴通几次电话,而且还要写 日志、阅读、完成每一步治疗的任务、祷告和冥想。

据她的估计,每年她花在治疗上的费用高达16000美元,可是她说:“这个钱花得太值了——还可以免税。”

然而,在她好转之前,她的情况也曾恶化。

“我的出轨行为愈演愈烈,即使我病情开始见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痊愈,”她这样说到,不过,她对如今的生活方式心怀感恩。

 

一则来自美国《财富》杂志2010年报道显示,美国人口中6%左右患有“性瘾”,这一比例还可能上升。

当然,一般的性行为活跃,不是性瘾。

真正的“性上瘾”,应该被称作强迫性性行为,这属于身心类疾病的一种,可以被描述为:当性的欲望产生的时候,很难控制,一旦有欲望,必须得到立即的满足,同时会伴随强烈的焦虑。

这种欲望和行为已经完全超出自我能够调控的范围了。

它的原因有两种。

  • 一种是生理性的。一般需要的男科、妇科的大夫的诊治。

  • 一种是心因性的。一般需要性心理专家来治疗。

性瘾治疗师也是《准备痊愈》的作者凯莉?麦克丹尼尔说:“性和爱上瘾是一种由寂寞引发的疾病,羞耻感和绝望感还会使病情恶化。只有强迫自己与人恋爱或风流快活,患者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心理学的罗伯特·布朗则说:“性瘾跟其他类型的上瘾一样。有性瘾的人将性活动作为调节心情和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

也就是说,多数非器质性的性瘾,皆都恐惧和匮乏而起。而一些性瘾患者也表示:我知道只有真正的爱才能拯救我。因此,换一种方式来满足自己,勇敢地去爱,或许会让希望重归于生活。

转载请注明出处:易生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