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新政连环出击 2万亿健康险市场驶上快车道

发布时间:2020-06-21   来源:网络整理    

  “1万亿+的健康保险增量市场未来可期。”闫安认为,主要是因为老龄化社会健康保险市场的“供需两旺”所致。

  “在我国老龄化社会背景下,2025年实现健康保险‘1万亿+’的增量发展,是完全可以乐观预期的。”济安人寿相互保险社筹备组负责人闫安7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闫安认为,医改新政剑指破除“治病为中心”的趋利性(利己);回归“健康为中心”的公益性(利他)。随着医改深化新时代的来临,医保DRG支付制度改革将加快推动“预防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策略”的非营利相互保险管理式医疗HMO一体化组织的落地普及。健康险政策利好不断

  健康险主要分为重疾险和医疗险,两者保障和功能定位有所区别。重疾险主要解决的是发生重大疾病后的失去劳动能力的收入补偿;而医疗险主要解决发生重大疾病后,社保中的医保治疗费用报销不足的问题。

  3月31日,保险业协发布《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征求意见稿)》,本次重疾定义修订主要变化包括:对疾病定义进行分级,统一疾病定义,拓展轻症责任种类。

  行业修订重疾定义时,最大讨论声音为将甲状腺从必保重疾中剔除。中银证券(601696)研报显示,本次重疾定义并未剔除,但将轻度甲状腺归类为轻度恶性肿瘤,主要是考虑甲状腺癌高发病率+高治愈率+低致死率并存的特点。从各家保险理赔数据来看,甲状腺在重疾理赔中占比达30%,属于“高频低损”疾病。划分为轻症后,有望减轻保险公司赔付支出压力。

  甲状腺癌的高发病率致使保险公司面临大量赔偿风险,给保险公司带来了巨大的赔付压力。《中国癌症登记年报2018》显示,甲状腺癌在所有癌症中排名第7位,但是在重疾保险理赔数和理赔额都稳居第1。

  根据保险公司开发产品的一般时间,新重疾产品全面上线需等到二季度后。业内人士预计,新产品在价格方面不会发生大幅降价。目前,多数保险公司(以中小寿险公司为主)开发的重疾险已为“地板价”,部分定价甚至在再保报价上进一步打折,大幅降价势必加大偿付风险。

  4月2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费率调整有关问题的通知》,引入费率调整机制。

  而在此前的2019年11月《健康保险管理办法》正式发布,规定保险公司可以在保险产品中约定对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进行费率调整,并明确注明费率调整的触发条件。

  2019年,医疗险保费收入2442亿元,同比增长32%。但我国长期医疗险缺位,从期限来看,“绝大部分为一年期业务,长期医疗险产品较少,不能有效满足消费者健康保障需求。在此背景下,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费率调整机制应需而生。”闫安认为,《通知》将产品定价权和费率调整权交给市场。

  通过细化长期医疗险费率可调的有关内容,一方面将有利于丰富商业健康险产品供给、满足消费者长期健康保障需求;另一方面费率的动态调整也将助力险企进一步控制疾病恶化风险、大大减轻赔付支出的压力。

  闫安非常看好相互保险的发展前景,“相互保险为会员所有,不以营利为目的,有利于发展多样化、个性化,惠而不费,符合会员长期利益的险种,且为长期医疗险费率调整机制提供了不同于商业保险的组织保证。”

  闫安认为,相互保险医联体一体化HMO健康管理组织,将实现“医、患、保”三方以会员健康为中心的三赢局面。2万亿健康险市场可期

  《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提出“力争2025年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截至2019年末,我国健康险原保费收入7066亿元,若2025年2万亿目标达成,则需年复合增速近20%。

  “1万亿+的健康保险增量市场未来可期。”闫安认为,主要是因为老龄化社会健康保险市场的“供需两旺”所致。

  需求端看,国家层面推进的“健康中国行动”,是激发以预防和健康为中心的14亿人口庞大需求的根本原因。

  供给端看,近期先后出台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和《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具有行业发展的里程碑意义,彻底解放了健康保险行业的“生产力”。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明确要推动健康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医疗保障政策与公共卫生政策衔接,提出明确发展目标和具体15项健康中国行动。

  闫安认为,我国基本医保控费最终目的是以健康为中心,不是以疾病治疗为中心,不得病、少得病、看好病,此消彼长,对紧密型医疗联合体实行总额付费,结余留用,作为支付方的“健康保险+健康管理”一体化模式的发展空间相应扩大。

  “在我国老龄化社会背景下,2025年实现健康保险‘1万亿+’的增量发展,是完全可以乐观预期的。”闫安表示。

转载请注明出处:易生健康网